AG8亚游官网_亚游集团_登陆器下载_全民开心玩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在第十六

发稿时间:2018-03-13 18:53 来源:亚游 【 字体:

其實。
       2017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提出。
       要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
       并提出了要實現金融與房地產市場良性循環的新要求。

據澎湃報道。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
       不能簡單下結論說混業經營是金融亂象之“禍根”。
       并不是在哪個國家混業經營都出現了“禍”。
       這說明混業經營還是有可能做得好的。也并不是說只要中國經濟實行混業經營就會出“禍”。
       之所以出現這個情況。
       不能把責任推到混業經營上。
       首先是管理層對混業經營的準備工作還沒做好。此外。
       不存在誰來支付利息的問題。
       利率市場化是要隨行就市的。現在市場利率走高。
       的確對實體經濟而言負債會增大。
       但是這種增大并不是誰有意要去盤剝它。
       利率走高本來就是一種市場化的現象。

樓繼偉指出。
       過度的混業(我們稱之為“綜合經營”)造成一系列金融亂象。
       名目繁多的中國特色衍生品另人眼花繚亂。
       同業、資金池、龐氏融資性的萬能險、非標、現金貸等等層出不窮、相互疊加。
       結果是不斷抬高資金成本。
       加劇實體經濟困難。

樓繼偉在上述講話中這樣說到。
       房地產金融化和金融脫實向虛是最重要的宏觀風險點。在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前。
       每人都擁有住房的“美國夢”。
       而不去管有沒有實際能力。在金融市場上。
       以房貸為底層資產的mbs。
       及其衍生出的一系列產品充斥。最終兩者交織傳染。
       風險爆發。

黨的十九大報告要求。
       要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
       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而此前。
       央行行長周小川在《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里就明確提出。
       防控金融風險要立足于標本兼治、主動攻防和積極應對兼備。

樓繼偉也表示。
       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
       在這個問題上。
       絕不能出顛覆性錯誤。“整治金融風險絕非一日之功。我十分認同劉鶴同志不久前在達沃斯峰會所講的。
       

2018年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指出。
       要深刻認識到。
       新形勢下保險業面臨的挑戰和困難與傳統問題相互交織。
       保險監管仍處于自我修復、不斷完善的進程中。
       必須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和底線思維。
       打好防范風險的持久戰。要加大防范化解風險力度。
       把防控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堅持疏堵結合、標本兼治。
       力爭用三年時間。
       有效防范化解處置保險業各項風險。
       提升全行業風險防范能力和水平。
       聚焦重點領域、重點環節。
       切實打贏防控重大風險這場硬仗。要以重塑保險監管為契機。
       堅持從嚴監管。
       聚焦股權、資金運用等突出風險和農業保險、互聯網保險等重點領域。
       開展專項檢查。
       堅決整頓市場亂象。
       加大消費者權益保護力度。
       嚴厲打擊違法違規行為和市場亂象。
       形成高壓震懾。

金融是國家的核心競爭力。
       黨中央高度重視防控金融風險、保障金融安全。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
       健全金融監管體系。
       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了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
       并強調“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
       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

中國經濟網

2018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提出。
       一是著力降低企業負債率。
       推動企業結構調整和兼并重組。
       嚴格控制對高負債率企業融資。
       建立聯合授信和債權人委員會兩項機制。
       加快不良貸款處置速度。二是努力抑制居民杠桿率。
       重點是控制居民杠桿率的過快增長。
       打擊挪用消費貸款、違規透支信用卡等行為。
       嚴控個人貸款違規流入股市和房市。三是繼續壓縮同業投資。
       將特定目的載體投資作為監管檢查重點。
       對委外機構實行名單制管理。四是嚴格規范交叉金融產品。
       推動銀行及早開始理財業務轉型。
       逐步壓縮銀信類通道業務。
       嚴格執行新近發布的委托貸款管理辦法。五是大力整治違法違規業務。
       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六是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
       做好非法集資案件處置協調。
       推動盡快出臺處置非法集資條例。七是清理規范金融控股集團。
       推動加快出臺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八是有序處置高風險機構。
       實行名單制管理。
       制定并有效實施風險壓降規劃和應急預案。
       多管齊下有效化解個案風險。九是繼續遏制房地產泡沫化。
       嚴肅查處各類違規房地產融資行為。十是主動配合地方政府整頓隱性債務。

需要指出的是。
       2017年11月。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穩會”)成立。
       主要職責是: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金融工作的決策部署;審議金融業改革發展重大規劃;統籌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
       協調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相關事項。
       統籌協調金融監管重大事項。
       協調金融政策與相關財政政策、產業政策等;分析研判國際國內金融形勢。
       做好國際金融風險應對。
       研究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處置和維護金融穩定重大政策;指導地方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
       對金融管理部門和地方政府進行業務監督和履職問責等。

業界分析人士認為。
       從職責內容上看。
       “金穩會”被定為全國金融行業“大總管”、“大智囊”角色。
       統領全國金融業的穩定、規劃與發展。
       同時對金融行業監管者進行監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分析稱。
       成立“金穩會”比較符合當前的實際。
       在更高層次上建立一個有權威的委員會可以部分解決我們的問題。
       但它也可能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
       從長遠來看也許走向混業經營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

混業經營的合規成本必然高嗎?澳新銀行中國市場經濟學家曲天石認為。
       “高額這兩個字有待商榷”。曲天石指出。
       風險和收益應該是匹配的。
       我們不可能去想象一個金融機構既享受到了所有的市場創新帶來的好處。
       沒有不付出監管成本。
       這是不可能的。其次。
       越是開放意味著監管難度越大。
       對于監管來講。
       所花費的成本也就越高。監管和市場理論上是有一個平衡點的。金融機構要突破這個平衡點。
       就要承擔更大的監管成本。
       監管想到突破這個平衡可能就是監管不到位。

郭樹清表示。
       要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加強與地方和企業的聯系協調。
       推動結構調整和兼并重組。
       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繼續發揮好債委會作用。
       抓住“僵尸企業”這個牛鼻子。
       通過多種方式加快處置不良資產。
       推動企業降杠桿。提升差異化服務能力。
       有力支持鄉村振興、區域協調和創新驅動等重大戰略的實施。進一步做實普惠金融。
       繼續改進小微、“三農”金融服務。
       精準支持脫貧攻堅。積極推廣綠色信貸。
       積極探索科創企業金融服務模式。深入整治違規收費行為和官商作風。
       有效降低融資成本。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
       要服務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
       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產、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
       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范和處置。
       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
       加強薄弱環節監管制度建設。

樓繼偉提出。
       “金融要回歸本源。
       為實體經濟服務。要真正回歸本源。
       我們是否必須要堅持大混業模式?是否有能力承接混業經營帶來的金融監管復雜性的挑戰?是否有必要讓金融機構承擔混業監管真正到位后的高額合規成本?是否有必要讓實體經濟支付過高的名義利息?”

“眼下更為迫切的任務是打好風險防控攻堅戰。
       我們付出艱辛的努力。
       能夠打贏這場攻堅戰。”樓繼偉說。
       “我十分認同劉鶴同志不久前在達沃斯峰會所講的。
       

1月22日。
       2018年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在京召開。會議指出。
       要以重塑保險監管為契機。
       堅持從嚴監管。
       聚焦股權、資金運用等突出風險和農業保險、互聯網保險等重點領域。
       開展專項檢查。
       堅決整頓市場亂象。
       加大消費者權益保護力度。
       嚴厲打擊違法違規行為和市場亂象。
       形成高壓震懾。

1月25日至26日。
       中國銀監會召開2018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會議指出。
       有序處置高風險機構。
       實行名單制管理。
       制定并有效實施風險壓降規劃和應急預案。
       多管齊下有效化解個案風險。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編者按:1月28日。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在第十六屆企業發展高層論壇上的講話。
       成為了關注焦點。關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
       樓繼偉用了2200字來闡述。他認為在這個問題上。
       絕不能出顛覆性錯誤。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指出。
       “中國金融混業發展到極致。
       我覺得這個表述還是有些問題。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
       中國并沒有絕對創新的新產品。但我們和一行三會的監管體系比。
       不適應是存在的。
       特別突出在我們的監管協調問題。很多問題不是創新造成。
       不是混業造成。
       而是無監管或不協調造成的監管真空問題。”

盡管總體看我國金融形勢是好的。
       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
       結構失衡問題突出。
       違法違規亂象叢生。
       潛在風險和隱患正在積累。
       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
       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專家普遍認為。
       應該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從加強金融監管、降低杠桿率等方面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的天職。
       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就在本月。
       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指出。
       努力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產、金融體系內部三個方面的良性循環。為此。
       需要著力降低企業負債率。
       抑制居民部門杠桿率;嚴格規范交叉金融產品。
       繼續拆解影子銀行;清理規范金融控股公司。
       有序處置高風險銀行業機構;深入整治各種違規金融行為。
       堅決打擊各種非法集資活動;繼續遏制房地產泡沫化傾向。
       主動配合地方政府整頓隱性債務。

對此。
       恒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表示。
       實現金融與房地產良性循環。
       是防控金融風險的重要內容。
       金融與房地產市場的良性循環。
       重點在銀行業與房地產良性循環。在董希淼看來。
       。“銀行業作為為房地產企業和居民提供金融服務的主要金融機構。
       應采取疏堵并舉的策略。
       降低杠桿。
       促進我國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

樓繼偉表示。
       房地產金融化和金融脫實向虛是最重要的宏觀風險點。過度的混業(我們稱之為“綜合經營”)造成一系列金融亂象。中國是混業發展到極致的金融市場。
       這不禁令人反思。

中國經濟網梳理發現。
       近期召開的2018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2018年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
       也都明確提出。
       要齊心協力打好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

相关新闻: